<var id="lx1h5"><nobr id="lx1h5"></nobr></var>

<sub id="lx1h5"><output id="lx1h5"><menuitem id="lx1h5"></menuitem></output></sub>

      <mark id="lx1h5"></mark><ins id="lx1h5"><track id="lx1h5"></track></ins>

      <var id="lx1h5"><progress id="lx1h5"><p id="lx1h5"></p></progress></var>

      <nobr id="lx1h5"></nobr>

          <cite id="lx1h5"><big id="lx1h5"></big></cite><em id="lx1h5"><dfn id="lx1h5"><listing id="lx1h5"></listing></dfn></em>
            <video id="lx1h5"></video>

              淵源研究

              水下的藍蓮花

              時間:2015-03-30 17:35:17   作者:龔國林12世   來源:龔氏宗親網   閱讀:2687   評論:0
              內容摘要:水下的藍蓮花文/云西子突然想到事情的打電話給老友,沖口而出的是對老友的一直稱呼,結果,把對面的她嚇了一大跳,怔了怔,才悵悵地嘆了口氣。從那時的年紀到那時的那件紅裙子說了個遍,那個代表著年輕美好時代的裙子,那條二十幾年前的裙子,在我們的言語間越發地鮮艷起來,連綴起那諞丫灰暗下去的...

              水下的藍蓮花

              /云西子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突然想到事情的打電話給老友,沖口而出的是對老友的一直稱呼,結果,把對面的她嚇了一大跳,怔了怔,才悵悵地嘆了口氣。從那時的年紀到那時的那件紅裙子說了個遍,那個代表著年輕美好時代的裙子,那條二十幾年前的裙子,在我們的言語間越發地鮮艷起來,連綴起那些已經灰暗下去的日子。

              一條裙子讓我們這么思念,若是一座城池呢?

              近段時間,接觸最多的是個叫做“共工城”的水下城,據說是北京歷史上最早的古城,“先有共工,后有北京”,距今已4100多年,后因修建密云水庫而淹沒在水下。

              友叮囑寫些關于它的文字,在網上找來找去都是文友東明撰寫的文字,于是要求去看看它的芳容,一個要求惹來友們的大笑,言稱它被淹沒后,只有1972年大旱時露過芳容,現在的它,只是一片汪洋,芳跡緲緲。但這樣看圖寫字真的非我長項,仍堅持要求前往。

              臨行前,同行的郝姐一個勁地叮囑,穿厚實些。

              近段時間過得極為懶散,所謂的鍛煉只剩下了下班路上的那幾步路程,所謂天道酬勤,故而老天罰得最狠的也是我這樣的懶惰,于是,每次流行什么病癥都可以趕著,追著,尤其是感冒這類時髦的事情,我是每次不爽的,但原本約好了行程,即使感冒也要前往。

              連著幾日的晴天,偏偏今天卻是個陰天。甫一下車,風已透過并不厚實的棉衣迎面打來,只好拉起圍巾,把自己包裝成伊斯蘭教徒的模樣,暫時給自己一個心理的安慰。不過還好,至少景色真的很美。一汪澄碧的清水,幾片若隱若現的小渚,一行行行色匆匆的野鴨,幾只悠閑的漁船,一片蒼茫而安寧的世界。

              站著的地方一片平坦,用一望無際形容有些夸張,但是這個八山一水一分田的小縣城,這樣一塊平坦而肥沃的土地真的是個奇跡,但這個奇跡被另一個奇跡淹沒了,1958年建密云水庫的時候,被淹在了水下,因連年的干旱才有機會再次出現在眼前,農民們見縫插針地種上了莊稼,148高程下,禁止再播種任何植物,土地便又荒蕪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文友東明對這段歷史了若指掌,隨手指點著遠遠的壩頭,隨著指著點眼前那片沃土,每一片土地,每一片水域,每一棵水草,都承載著它的使命。

              那個壩下就有那座城市嗎?極目望去,壩下一片汪洋,壩不算寬厚,幾棵樹木還算整齊。如果那里有座城市,有高高的土墻,有美麗的姑娘,有仗犁的農人,有往來的商販……依依炊煙里,阡陌縱橫,雞犬相聞該是怎樣一份歲月靜好的美麗。

              據說,明年,南水北調之后,這里將會再次蓄滿水源,那時,腳下的這片土地將會再次沉沒進水里,還有眼前的這個安靜的世界,連帶著那些小渚,都會與共工城一樣長眠在水下,成了另一個歷史。

              藍蓮花,突然想起那首流行的歌曲,想起那朵穿越過幽暗歲月,永遠清澈高遠,永不凋零的藍蓮花。也許時日過后,再拿出它看的時候,它也會成為一朵藍蓮花,潔凈地開放在心底的碧波里,恬靜,幽香。

              原本以為這樣的冰冷日子里,只有我們這些人是不速之客。但美總也會自覺不自覺地牽引著人們的步伐,一群顯然是城里客,穿著各色的沖鋒衣,相扶著登上一條狹窄得僅容下二人并排的小漁船,興高采烈地去想去體會撒網對冬風的樂趣。

              收緊棉衣,蹲在岸邊,望著滿臉興趣的游人,一臉的羨慕。想走就走的行程,想做即做的勇氣不是每個人都能具備的。同行的郝姐乘著我不注意的時候,居然把我的悲慘形象拍了下來,看到的朋友玩笑著:好像電影《甲方乙方》里,那位趴在城門樓子上盼歸去的人士。低頭細觀之下,自己也笑了,哆哆嗦嗦的形象,真的與那位號稱下輩子要與龍蝦活在一起的先生一般無二,真真糟蹋了剛剛那份美好的情懷了。

              久不見我將文字上傳,友曾悄悄地問我“你的共工呢”?,告訴它不是我的共工,既感受不到它的痛,又感受不到它的深情,怎么可以稱它做“我的”?它屬于水下的那個世界,它屬于那些自由游在其間的魚兒,它屬于心里有它的人,獨獨算不上我的。這世界,除了眼下這具身體勉強可以算做是我的,也只能說它是眼下而已,不知何時它也會離我而去,成了另一朵藍蓮花。


              聲明:龔氏宗親網獨家內容無授權禁止轉載,部分文章來源互聯網轉載,如需撤稿請于站點頂部留言。

              相關評論
              龔氏研究院
              日本番工番口全彩漫画大全h_亚洲大肥女ass硕大_久久99这里只有是精品6_厨房玩朋友娇妻在线观看
              <var id="lx1h5"><nobr id="lx1h5"></nobr></var>

              <sub id="lx1h5"><output id="lx1h5"><menuitem id="lx1h5"></menuitem></output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lx1h5"></mark><ins id="lx1h5"><track id="lx1h5"></track></ins>

                  <var id="lx1h5"><progress id="lx1h5"><p id="lx1h5"></p></progress></var>

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lx1h5"></nobr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ite id="lx1h5"><big id="lx1h5"></big></cite><em id="lx1h5"><dfn id="lx1h5"><listing id="lx1h5"></listing></dfn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video id="lx1h5"></video>